網紅醫生科普艾滋常識,每天接千條咨詢,有博士怕染病6年不出門

2019-12-02 10:41:53 來源:冬呱視頻 點擊量:28048 分享到:



點擊觀看視頻??






成都恐艾干預中心醫生陳曉宇 ■


“口腔潰瘍會感染艾滋嗎?”
“在外面吃飯,土豆不熟,會得艾滋嗎?”
“吃了別人的餅干,會感染嗎?”
陳曉宇是樂山疾控中心艾滋病防治醫生,在網絡上擁有50萬粉絲,私信里塞滿了五花八門的問題,每天他都會用幽默地口氣來和網友對話。

陳曉宇微博私信截圖 ■

但在現實里他沒有多少存在感,總被問的是:“你們那兒有宮頸癌疫苗嗎?”
2002年,有個人神色慌張地找到他做檢測,報告顯示該人身體健康,但沒想到對方不信檢測報告,之后的一個月一直跑來找陳曉宇,篤定自己得了艾滋,要命不久矣。
陳曉宇心想:壞了,來了個神經病。但還是陪著對方度過了一段時間,每天都跟他科普艾滋的前因后果,說的最多的就是:“放心吧,你沒事兒?!?/section>
各地的疾控中心有時候會舉辦會議,開會的時候,醫生們都在聊,他們遇到了神經病,明明身體健康,卻疑神疑鬼自己得了艾滋,而且這種人越來越多了。

陳曉宇在回答恐友問題 ■
其實1981年,人類才發現了艾滋病。四年后,一名美籍阿根廷艾滋病人來華旅游,死于北京,這是中國首例艾滋病感染案例。
雖然艾滋在人類中發現的晚,但是傳播速度卻非常迅猛。從1995年開始,艾滋病在中國高速增長。
2002年,距離阿根廷艾滋病人逝去后的第七年,中國的感染人群突破100萬。
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在浙江大學演講時疾呼:“今天中國事實上正處于艾滋病禍害爆發的邊緣!”

HIV病毒檢測 ■

艾滋仿佛如黑云壓境,搞得人心惶惶。陰影之下,一些人也開始恍惚,覺得自己得了艾滋。
這期間,陳曉宇等醫生們的時間一分為二,一邊治療艾滋病患者,一邊要安撫自以為得艾滋的人。


恐艾癥患者王方 ■

2008年,陳曉宇遇到了心理學家張珂,兩人溝通時,張珂告訴他,這些自以為得艾滋的人是患了恐艾癥,這其實是一種心理疾病。
如果患上恐艾癥不及時治療,就很難再回歸到普通生活。
陳曉宇遇到最嚴重的恐艾癥患者是陳亮,對方是一名海歸博士,從國外回來那天,老同學組局請他去娛樂場所徹夜狂歡,沒想到這晚是他近六年來最后的歡樂時光。
第二天從床上醒來回到家后,陳亮就陷入了驚恐,他擔心自己沾染上了艾滋病毒。剛開始,他決心再也不去娛樂場所,到后來不敢去醫院。

陳曉宇在開導恐艾癥患者 ■

發展到最后,他不社交不工作不出門,因為他覺得外面的空氣中都有病毒,和人說話也會被感染。這樣的情況長達六年。
更糟糕的是,恐艾癥患者因為怕被歧視,總是會先上網查找資料。這無意中把他們引向了另一條深淵。
另一恐艾患者王方有次找刺激去了娛樂場所,回到家后就患上了恐艾癥,不敢抱孩子,不敢和老婆一起睡覺,長達半年時間無法工作,有天開車到郊外,自己拿著手機百度。
頁面上排名靠前的是莆田系醫院,官方上的醫生說他情況很嚴重,催促他趕緊來醫院就醫。

恐艾患者常常獨自坐著■
他不敢耽誤,立馬跑到醫院,從檢查到住院治療,不到一個月就花了六萬。病遲遲不好,這讓他更加驚恐。
在恐艾癥群里,很多人情況和王方類似,百度一下后,跑到莆田系醫院,最多的在莆田系醫院花費了18萬,其實輸的都是生理鹽水。
最后,恐艾癥沒治好,反而更加焦慮。

恐艾吧 ■

陳曉宇告訴我們,我國的艾滋病感染者是125萬左右,但是恐艾癥患者是160萬到180萬左右。
接觸到恐艾癥的人越來越多,陳曉宇和張珂成立了恐艾干預中心。他們每周都會在QQ群上面在線答疑,他們有5個QQ群,每個群有2000人。
即使大家已經知道艾滋只能通過三種方式傳播:血液傳播、性傳播、母嬰傳播,但大多數人對艾滋仍有恐懼。
作為艾滋病防治醫生,也同樣被人歧視。陳曉宇的同事都不進他的辦公室,護士抽血時也擔驚受怕。

陳曉宇也常常受到歧視 ■
恐艾癥往往伴隨著強迫癥和被迫害妄想癥,陳曉宇等醫生經常面臨不理智的患者。
恐艾癥患者去檢查時,必須要親眼看著護士換手套,拆針頭,否則就會想護士要用別人用過的注射器來害自己。
就連護士沒有對他們微笑,他們心里也能掀起翻江倒海。
陳曉宇最怕的就是每年的12月1日,這天是世界艾滋病日,但他覺得這天是恐艾癥爆發日。媒體會大肆報道各種惹人眼球的艾滋病患者新聞。

艾滋病常跟性生活混亂掛鉤而被污名化 ■
新聞里如果報道有個病人輸血時得了艾滋,有些輸過血的人就會想自己是不是也得了艾滋,心里敏感的就會患上恐艾癥。
現實里大家都知道艾滋病,但是數量更為龐大的恐艾癥患者卻面臨著求助無門的現狀。
時至今日很多醫生都把恐艾癥患者看做精神病,不能對他們進行有效心理干預,而心理醫生則不了解艾滋病,不能從專業角度舒緩他們的焦慮。
如果有人跑來找陳曉宇,他會陪著他們逛街、爬山、吃美食,期間對他們進行心理治療。

陳醫生微博曬圖:陪咨詢者吃美食 ■
但不是所有恐艾癥患者會相信他嘴里說的沒事兒,甚至會對他破口大罵,在網上發文攻擊。



《中國艾滋病實錄》海報 ■


陳曉宇不止一次聽同行感慨過,曾經有恐艾癥患者自殺身亡。
恐艾癥歸根結底是種心理疾病,還有抑郁癥、暴食癥、神經衰弱等各種心理疾病纏繞著現代人,讓人夜不能寐,寢食難安。
在微博上有個樹洞,博主“走飯”2012年自殺身亡,她最后一條微博下,有多達100萬條的留言,直到今天仍有無數的人在這里傾訴痛苦。
心理疾病正悄悄侵擾著現代社會,表面上無聲無息,痛苦在身體里蔓延,一點點把人摧毀。

“走飯”微博下至今有人在留言 ■
在中國,70%自殺死亡或自殺未遂者從來沒有因為自身的心理問題尋求過任何形式的幫助。
我有個朋友,父母是大學教授。一路走來上的都是最優學校,當她向父母提出最近很累,想去看看心理醫生時。
沒想到一向開明的父親立馬嚴肅制止了她,讓她不要亂想,以后也不要再提去看心理醫生這件事兒。
因為在他父親概念里,心理疾病等于精神病。而精神病是羞恥的。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陳亮、王方均為化名)


文案丨張怡
運營丨李廣博 盧月麗 李婧琨






分享到: 編輯:盧月麗 統籌:孫娟

相關新聞

新疆35选7开奖怎么 辽宁35选七综合走势图 10百家乐游戏下载 今日短线股票推荐 福建体彩11选5近500期 今日股票推荐股 陕西十一选五任六推荐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甘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的代码数字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下载北京快3开奖直播